0%

TL;DR

如果在WSL中遇到了 Error: EPERM: operation not permitted, symlink 或者说和symlin 有关的错误的时候,可以先检查一个磁盘的格式是否是NTFS或者ReFS 。

阅读全文 »

2020,六年。
2021,七年。

2020,flag差不多都倒了。
2021,简单点,健康地活下去。

2020,100篇技术博客没有写完,只完成了27篇。写到最后,真的不知道写什么了。
2021,52篇博客(争取都能改成公众号文章),不限于技术,争取能够完成。

2020,考证计划也搁置了。
2021,看时间吧,但是也得争取薅羊毛,不薅白不薅。

2020,没有看完一本社科书籍。
2021,一定要把《中国乡村》看完。

2020,没怎么看电影,就看《信条》(不咋地)、《姜子牙》(与预期有点差距)、《我和我的家乡》(单纯是去看东大的)
2021,希望能在新加坡看一场电影。

2020,看过的剧《异星灾变》《焕脸》《大秦赋》(等了好久好久)
2021,随缘吧。

2020,依旧热爱看小说,依旧喜欢宅猪,感觉到他一直在成长。也喜欢步枪,步枪的作品也是有水准的,看得热血沸腾,看完了《鹰隼》,之前还看过他的好几部小说,可惜政策原因,正版渠道很难找到了。
2021,继续追《临渊行》,《帅教官》。

2020,注册了小破站会员,关注了观视频。马逆(独山县),沈逸(总是想起在他生日时,当众面无表情地抱着他老婆就啃),温铁军(看他讲三个世界的时候,真的看哭了),先嘿为敬的政委,半佛老师等。
2021,继续在小破站学习。

2020, 从西安到成都,再从成都到新加坡。
2021,希望能够顺利回到祖国。

2021,打工人加油!!!

在目前的项目中,我们采用的微服务架构,后端服务主要使用gradle进行依赖管理。我们希望在线上环境出现问题的时候,能够快速的定位是哪一个版本出现了问题。目前没有做应用监控,应用是部署到了Kubernetes集群中的, 因此我们希望通过一条比较简单的命令获取到应用名称、应用版本、应用使用的版本。

阅读全文 »

之前,在vSphere上搭建Kubernetes集群,所有的节点都是通过一个CentOS模板克隆出来的。也就是所有的节点的密码都是一样的,但是这样是不咋安全的,因此尝试着去关闭使用密码登录。

阅读全文 »

每次使用手动升级集群总是很难受,重复地机械地搬砖是没有意义的。因此,我尝试着将升级过程脚本化。

在分享我的脚本之前,我先说一下我的集群情况:

  • 3个master节点+3个worker节点
  • 每个节点都是基于同一样的vm template创建的,均使用CentOS。
  • 每个节点均使用 ssh key pair 登录
阅读全文 »

在某些情况下,我们需要调用第三方提供的HTTP API来获取特定的信息。在Laravel中,我们可以使用curl来调用HTTP API。在开发和测试的过程中,我们不可以调用真实的API,真实的API可能是需要付费的,所以我们需要Mock API的调用。

在本文中,虽然讲的是如何Mock curl,但是也可以推广到如何Mock PHP的标准方法。下面是一个简单的例子,我将针对这个例子进行mock测试。

阅读全文 »

这一篇博客,最开始是想写在shell数组中*和@的区别。但是写着写着,发现之前出问题不是因为 * 和 @,而是因为从数组中删除元素的方式有点小问题。接下来,我将介绍如何从shell数组上删除一个元素。

阅读全文 »